繪本的夢想與實際:幾米分享創作心得

點閱:178

並列題名:The dream and reality of picture books : the making of Jimmy Liao's creation

其他題名:幾米分享創作心得

作者:幾米作

出版年:2021[民110]

出版社:大塊文化

出版地:臺北市

集叢名:幾米作品:65

格式:EPUB 流式

ISBN:9789860777581

EISBN:9789860777635 EPUB

分類:人物傳記  

附註:附錄: 創作以外的參考


幾米繪本創作的獨門技法大公開
從一九九八年出版《森林裡的祕密》和《微笑的魚》開始,幾米已經在這條路上耕耘了二十多年。二十多年間,幾米以驚人的創作能量,每年維持一到三本新書的創作量,持續推出作品與讀者見面,幾米的作品已經翻譯成二十種外語,有兩百種左右的不同語言繪本。
到底幾米如何維持創作能量,他的創作過程到底是怎麼產生的,許多人都有好奇。過去幾米出版過《故事的開始》與《故事團團轉》兩本書,與讀者分享他創作繪本背後的故事。但如果要專注討論如何創作繪本,本書提供讀者更加清楚的路徑,除了以《故事的開始》與《故事團團轉》為基礎,以創作繪本的方法為主幹架構,重整更新內容並加上近幾年的幾米新作分析而成。
 
分層架構詳細討論創作會遇到的種種難題
本書從幾米如何開始創作談起,進入到對於創作者的準備與鼓勵,永遠不要想好了才創作,而是立刻就可以直接創作,邊實作邊學習,才有可能真正進入創作的領域。同時必須做好創作者的準備:怎樣突破瓶頸、怎樣面對低潮、如何協調創作與生活。
第二部分細談繪本創作的各種眉角。同樣是繪本,經營長篇和發展短篇各有不同的方式,幾米自己也試過不同的創作方法,全部提出來讓讀者參考。
 
實際解析經典繪本的創作奧祕
第三部分針對幾米七部作品做案例分析,討論膾炙人口的《向左走・向右走》、《地下鐵》、《星空》、《時光電影院》、《忽遠忽近》、《走向春天的下午》與《我不是完美小孩》等書是怎麼完成的,每個看似理所當然的發展,背後都煞費苦心。
最後的附錄則面對作品「之外」的經驗分享,像是如何與編輯工作、怎麼和出版社互動、出書後怎麼面對評語,和作品延伸授權等等。
 
因為遭逢重病而開始創作繪本,到逐漸將創作變成日常要面對的工作,如何能夠持續每天攤開空白畫紙把作品畫出來,利用畫面去組構成故事,不斷推翻自己的故事又重新建立,把故事和自己的人生與思考搭建起來。幾米的創作技巧和心法,毫無保留地在本書中呈現,為想創作繪本的人提供踏腳石,讓有志於繪本創作者少走冤枉路,把寶貴的時間節省下來專注於作品,同時也為喜愛繪本的讀者多開了一扇觀看創作的窗口。
 
 
 
盧貝松說:創作劇本就像健身一樣。
比方說,每天固定練兩個小時,一開始一定痛苦萬分,看不到任何成果,全身痠痛。但持續一個月後,慢慢感覺肌肉有了強度,身形出來了。
盧貝松說他每天固定時間寫劇本,天天都得練身體,沒有放縱的長假。
我是一個幸運的創作者。我聽到了盧貝松的工作方式,而且我的作法跟他一樣。又悲又喜的是,過去十五年我幾乎天天健身八小時。
——〈創作就像健身〉(摘自第1章:創作就是實作)
 
 
繪本的故事情節都相對簡單,讓人感到有趣的不會是情節的離奇。
而且就算有讓人驚奇的情節,在繪本裡所能鋪陳的篇幅都極為有限,很難將曲折情節表現得好。
強調曲折離奇的情節,看過一次就破哏了,而頁數不多的繪本要吸引讀者能夠一再翻看,讓故事耐得起重看而不單調枯燥,不會在反覆結構上讓人覺得厭煩,就要讓讀者在每一次翻看都會發現新的東西,就必須在畫面上做出趣味。
我總練習讓自己是在視覺上、而不是在情節上做趣味,即使是重複的結構,畫面上卻擁有不同的感觸。
——〈趣味需要表現在畫面上,而不是情節上〉(摘自第2章:繪本是怎麼回事)
 
 
透過不斷創作去摸索不同作品的需求,努力找到一個簡單的方式來表達。
創作者必須一邊做一邊試驗主題和形式,不斷從實作中去挑戰。所有人在創作中都會遇到困難,然後就得想辦法解決,找到一個簡單的方法去完成,而不是用更複雜的方式去難上加難。
最簡單的方式就會是最好的方式。
——〈繪本化繁入簡的實作〉(摘自第5章:結構與節奏)
 
 
創作是自己給自己的挑戰,一定都是挑困難的來做,因此瓶頸隨時都有。
在《星空》整本書完成後來看,這是個通俗流暢的故事。但實際上畫面與故事的創造過程是不斷難產的,很難去解釋這看似簡單的故事為什麼卡這麼久。只有夾在其中創作的人,才能體會那種被整得死去活來的感覺。
創作是,自己做得再痛苦,卻讓讀的人讀得理所當然,一切痛苦只有創作者自己知道,不能讓讀者看到苦,一旦看到,就不順了。
——〈一切痛苦只能創作者自己知道〉(摘自案例分析三:《星空》)
 
 
真實的人生,不像電影那般輕易地可以理出主線脈絡,也不像繪本這般可以清楚看到結構,各種創作都是我們試圖理解混沌的人生而強加組織的。
所有的創作只能試著暗示。是不是我找到答案了?是不是我可以釋懷了?只能暗示,只能象徵,繪本便是象徵與暗示的創作。
人生沒有答案,謎語最後的意義似乎是解謎的過程,而非答案。創作面對人生巨大的謎語,只能叩問,只能感受,再在作品裡獨自體會滋味一二。
——〈暗示與連續暗示〉(摘自案例分析四:《時光電影院》)
幾米
繪本作家。宜蘭人,現在和家人與貓住在台北。幾米喜歡畫畫,大學念美術系,畢業後到廣告公司上班,大量閱讀各種插畫與繪本作品來自學插畫。幾米覺得繪本實在太棒了,不該只被當作兒童讀物,便開始創作給各年齡層讀者閱讀的繪本,開啟了成人繪本的新類型。
出版繪本二十多年來,幾米創作了超過六十部作品。作品被翻譯成二十種外語,在全球各地出版了近兩百本不同的外語作品。幾米的繪本曾被改編成音樂劇、電視劇、電影、動畫,也有VR互動作品。在台北、新北、宜蘭、台南有多處幾米的地景藝術和主題公園,日本的大地藝術祭和北阿爾卑斯藝術祭也邀請幾米參展創作,最新的公共藝術作品在淡海輕軌綠山線沿線車站及漁人碼頭。幾米作品在台灣、中國大陸、香港、比利時、西班牙、瑞典、葡萄牙都曾獲得重要獎項。
繪本是幾米多年來持續每天進行的創作,近年除了繪本之外,幾米也嘗試油畫、雕塑等其他形式的藝術創作。能夠持續創作,且透過創作與讀者互動,是幾米最感到幸福且幸運的事。
  • 結語
  • 版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