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安,憂鬱:我在藍色風暴中

點閱:81

作者:許佑生著

出版年:2001[民90]

出版社:心靈工坊文化出版 大和書報總經銷

出版地:臺北市 臺北縣三重市

集叢名:Caring:6

格式:PDF,JPG

ISBN:978-957-30495-8-6 ; 957-30495-8-9


馬上看!不用等預約。
借閱說明

寫這篇增訂版(第二版)的序,距離我完成整本《晚安,憂鬱》已經半年了,這期間我反覆看了好幾次,每一次仍驚心動魄。儘管常有人跟我提及,我在這本書中,將憂鬱症發作的慘況描寫得入木三分,可是,我覺得當初自己也不過寫出了三分之一而已的真相,另外有三分之二的苦,因不復記憶、不願意記憶而失佚。
 
然而,饒是我只寫出了如此局部,讀者反映說已經夠叫人見識到憂鬱症的猙獰面目了。
 
《晚安,憂鬱》引起了讀者極大的迴響,兩個月內,首版衝上了五刷的再版門檻,如今又以增訂版問世。
 
我的心情十分複雜,當然,一方面高興它有出色的成績,安慰了許多與我同樣受苦的心靈;另一方面卻悚然發覺,從讀者如噴岩漿一般的熱烈反應,以及我在出書後廣泛接觸媒體、聽眾,從中觀察,憂鬱症肆虐之嚴重,其實早已超過了我們的想像。
 
《晚安,憂鬱》是我出書三十餘冊以來,收到讀者來信最多、平均寫得最長的一次,很多人說他們是一口氣將這十萬字讀完,感覺強烈,因此非得寫信跟我吐露內心的澎湃。
 
我十分了解他們這番話,因為在憂鬱症發作時,我也是甚麼書都看不下,只讀得進去跟憂鬱症相關的書,特別是同樣在憂鬱症中煎熬的病友所寫的東西。
 
去年我在嚴重患病的期間,無心也無力,只能勉強閱讀《躁鬱之心》、《憂鬱病患的日記》,可惜這兩本書分別是美國與日本的原版,雖然描述了憂鬱症的真面目,但是因為國情不同,無法觸及台灣特殊的文化、人際、價值觀體系,但我發現很多時候,這些反而更是憂鬱症培養的溫床,若是缺乏對它們的近距離探究,可能無法真正掌握憂鬱症的蘊結源由。
 
很欣慰,《晚安,憂鬱》試圖以我的個案為經,以台灣情境為緯,至少某種程度彌補了這方面的缺角。--許佑生

許佑生
 
台大中文系畢業,紐約理工學院傳播碩士,曾任報社主編,目前是專職的文字創作者。
 
2001年夏天,即將就讀舊金山「人類情慾進階研究學院」博士班。
 
「從小內向怕生,軀殼裡鎖著一條龐大的不安靈魂」的他,努力而自覺地改造自己,慢慢比較懂得面對紛亂的世界;然而,內在的騷動不曾止息,倒是多了挑戰社會禁忌的勇氣。曾經獨自天涯旅行,曾經轟轟烈烈舉行一場公開的同志婚禮,也曾經跌落憂鬱症的幽暗谷底……不論生命如何轉彎,都不曾讓他停止寫作。《晚安,憂鬱》是他經歷藍色風暴的心靈記錄,而情慾書寫和性文化研究,則是他未來將持續發展的寫作道路。
 
作品有:《紅杏》、《花痴》、《褲襠裡的國王》、《優秀男同志》、《搞搞紐約》、《紐約調調兒》、《當王子遇見王子》、《懸賞浪漫》、《最佳單戀得主》、《看見自己的側臉》、《不倫的早熟少年》、《腦袋去旅行》、《總統大人,請問您穿什麼內褲?》、《男婚男嫁》、《同志共和國》、《四海一家:同志族譜之一》、《天荒地老:同志族譜之二》、《不正經閱覽室》、《色男子,色女人》(以上二書以查夫人筆名發表)等書。

  • 【後記】學會跟憂鬱症做朋友(p.253)
  • 【附錄一】座談精華摘要(p.263)
  • 【附錄二】延伸閱讀(p.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