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刊內容包含多媒體有聲書

《音樂五四三》深度專訪林夕 [有聲書]

點閱:50

作者:馬世芳作

出版年:2013[民102]

出版社:馬世芳 愛播聽書

出版地:臺北市

格式:JPG


馬上看!不用等預約。
借閱說明

睽違一年多,林夕二度光臨「音樂五四三」現場,這次是為了詩集《十方一念》台灣版而來。
 
我們從《十方一念》的文體聊起,談到香港專欄寫作的特質,以及如何實踐他口中的「歌詞解放體」、「思考線條錄」。他回憶學生時代偶然在小眾刊物上讀到周夢蝶的「孤獨國」而大受震撼,至今仍能背誦那首詩的一部分句子,這當然也對他投身歌詞創作有很大的影響。至於書中某些偈語 / 俳句式的「禪悟體」,他則說是受到了杜十三的啟發。
 
關於歌詞創作,林夕仍然樂於「冒險犯難」,有時遇到真正觸動他的歌手和旋律,他會憋不住「豁出去」寫出像陳奕迅「六月飛霜」、麥浚龍「無念」那樣完全無視市場K歌配方的歌詞(他說:以前是表面上寫愛情實際是傳道,這次寫「無念」根本連表面的偽裝都免了)。另一方面,提到和阿妹合作新專輯《你在看我嗎》的經驗,他以「都什麼時候了」為例,詳詳細細地解說了虛詞在國語歌詞中的位置可能如何影響整首歌的質地(虛詞綴尾,一般很少拖長尾音,他這次偏偏反其道而行,算是藝高人膽大),並且聊到口語的「語氣」如何入歌,「口語化」為什麼不等於「口語」。我們從他1986年入行第一首歌詞「吸煙的女人」聊到「時代語言」(他很自信地說,自己的語彙是與時俱進的),也簡單回顧了這些年唱片產業的許多波折。
 
回到《十方一念》,我感受到若干作品的語感和題材其實和現實社會是有直接呼應的。我說,我感受到「公共知識分子」的身影在某些作品背後若隱若現,他戲言道:最好別這麼說,這個名詞在這個時代是很危險的。不過他也沒有害怕,身在這個時代的香港,要是還因為這種事情而害怕,「未免也太沒有出息了」。
 
這天,林夕認真而健談,我們聊得很高興。能夠和這樣一顆豐饒的腦袋對話,是我的榮幸。這天我送了他一本拙作《昨日書》,扉頁寫下一行字,算是我的心聲:「謝謝您,讓不只一代人的靈魂有了如此豐沛的細節。」
 
播出曲目:
 
麥浚龍 / 無念
林二汶 / 柏林蒼穹下
陳奕迅 / 六月飛霜
張惠妹 / 一個人對話
張惠妹 / 都什麼時候了
王菲 / 暗湧
The Raidas / 吸煙的女人
莫文蔚 / 洗澡時唱的歌
麥浚龍 / 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