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紙飛機的故事生活

我確信這世界是由故事所組成,故事就是我的生活--我在生活裡找故事,在故事裡找生活。申惠豐,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助理教授、《紙飛機生活誌》總監。

走自己的路

發表時間:2018-04-16 點閱:1019

走路時,我總習慣低著頭,看著我的腳步往前走,每踏出一步,我就好像完成了一件事,接著就會用比較愉快的心情,踏出第二步、第三步,我總是用這種方法,讓自己願意走得遠一點,沒有地圖,只有方向,不去計算目標有多遠,不朝遠方看,只關注在自己的下一步,逼自己踏出去,我不會設定自己要走多遠,要多快速的抵達,就像電影《挑戰星期天》裡,艾爾.帕西諾那場在球員休息室裡精采的演說:「一吋一吋、一球一球的拚,直到比賽結束。」一英吋等於2.54公分,對於一座長110公尺的標準美式足球場而言,簡直微不足道,但如果你想達陣得分,就是得這麼一吋一吋的推進,這就是比賽的過程,這也是人生的過程。

 

在一段旅途中,我不會意識到自己將會走多遠,或能走多遠,更常有的經驗是,我看到那些遙遠的目的地,總覺得自己應該永遠到不了。真的,我從來不曾有過任何自信,認為自己能夠堅持走向何方,我太過懶散,太過隨性,那些需要紀律與自我勉強的事,我從來都沒有嘗試認真地完成過。我很容易受到其他事物干擾,對那些不屬「正事」的事物充滿好奇,像個正在爬行比賽的寶寶,但總是被其他人的玩具給牽引,永遠爬不到終點。

 

但,到不到得了是一回事,有沒有前進則是另外一回事,所以我看著我的腳走路,我會被自己即將邁出的下一步給吸引,確保我仍然往前行。

 

老實說,持續前行一直都是件困難的事,一路上總會有許多干擾讓你分心的事,例如從小到大,我們仍持續著的事物有哪些,那些我們可能曾興致勃勃,甚至於曾在心裡暗自下定決心想要有所成就的那些事:當個畫家、游泳選手、舞者、鋼琴家、漫畫家、模型設計師......至今有多少事物我們還堅持著?

 

我們活在一個系統裡,在其中有一些規矩、有一些標準,引導著我們進行選擇和判斷,好/壞、優/劣、勝/負、成/敗,隨著年齡的增長,大部分的人都會越來越像,有同樣的價值觀、走同樣的路、做同樣的事、追求同樣目標,用一樣的方式生活,抱怨或遺憾著同樣的失落,然後默默的接受它,說著同樣諸如「這就是現實」、「人生就是這樣」的廢話。

 

這就是現實,這就是人生,如果這就是所有的真實,那麼生命的本質未免也太過可悲。面對那些我無法看透,也還無力逃離的困頓,我盯著我的步伐,不往遠方看,不思考起點與終點,不看地圖,只朝著某個方向,一吋一吋的移動。那些走過的軌跡,總會畫出一條線,記錄著關於你的一些什麼。會否,我們其實只是努力地想在這個世界裡,畫一條屬於自己的線,是深是淺,是長是短,並不重要,而是,我們的靈魂曾在這條線上遊蕩過,看見了只有從我們的眼中才能看見的世界,那些我的視野、觀點與景緻,用自己的節奏與速度,走自己的路,做自己。